上海临门办公家具有限公司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会计挪用930万公款打赏女主播,冯提莫曾称望依
2017-10-15

镇江会计王某挪用930万公款打赏女主播一事,近日终于落下帷幕。5月15日,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当庭宣判,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偿还所有侵占款项。

王某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大众的关注焦点也转向收到几百万打赏款的女主播们。网络打赏是无偿赠与还是支付服务对价?用挪用公款的赃款刷礼物,这些钱到底该不该退?

年近30岁的王某是江苏镇江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会计,平时担任出纳和主办会计职务。2015年9月,在工作之余他第一次接触到直播平台,很快便迷上观看主播们唱歌跳舞。看直播表演,免不了要对喜欢的女主播表达支持,这种支持的方式便是“打赏”。王某先后充值几百元,在直播时以购买虚拟礼物的方式打赏给女主播。

随着时间推移,王某日益沉迷于直播平台,享受着“刷礼物”后旁人的恭维与吹捧,但他微薄的薪水与打赏频率和礼物数量相比,早已是杯水车薪。欲望渐渐被撑大,无法负荷打赏费用的他动起了挪用公司资金的念头。自2015年10月到2017年2月,王某利用职务便利,通过支取、提存或电汇等多种形式,将单位资金930余万元公款挪作他用。据王某供述,截至2017年2月中旬,他向各个直播平台一共充值766万左右。在此期间,他还经常往返上海与女主播见面,最多一晚就花了数十万元。

2017年2月中旬,王某任职的房地产公司向警方报案,称王某突然失联,公司怀疑他侵吞了数百万元公款。2017年2月21日,王某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2018年5月15日,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王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王某退回被害单位人民币930万元。

在这次金殿棋牌会计公款打赏事件中,引起热议的便是被誉为“斗鱼直播一姐”的冯提莫。对于王某挪用公款事件,冯提莫其实在去年此事刚被爆出时,就曾在自己的直播平台做出回应。

“丶清香白莲素还真”是会计王某在斗鱼直播平台的ID,作为曾经打赏榜单的前三甲,据传曾在该平台累计为冯提莫打赏160万元。在2017年5月的直播中,冯提莫表示对王某了解并不多,仅在某次线下主播聚会时见过一回,希望粉丝能在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来听自己唱歌,不要因为挪用公款或偷父母钱款刷礼物而登上新闻头条。

针对此次挪用公款事件,冯提莫表示之后应该会发一个正式声明,看看是否能找到办法将王某刷给自己的礼物依法退还回去,也希望执法单位能够通过正常渠道联系到自己。对于打赏的数额,她表示因为需要交税,最后拿到手上的数额没剩多少,退还回去的数额也可能没有那么多。

网络直播是近年兴起的娱乐方式,打赏和刷礼物也是观众对自己喜爱的主播表达支持的一种方式。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在搜索引擎中检索关键词“主播+打赏”,出现最频繁的有“会计打赏主播”、“未成年打赏主播”、“贫困生打赏女主播”、“大妈打赏男主播”等纠纷报道。

与会计挪用公款打赏的刑事案件不同,未成年“熊孩子”打赏主播多属于民事纠纷。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支付打赏费用,他们往往通过绑定父母的银行卡、偷拿家里的现金、用父母的支付宝刷礼物等方式打赏。在这些案例中,由于取证困难,难以证明在直播平台的打赏操作系未成年人单独完成,涉事公司往往用已与主播分成、父母亦有监管不当的责任等理由不愿退还款项,或出于“道义”退还一部分款项。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通过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案例发现,在“赃款打赏”刑事案件中,除挪用公款外,还存在以盗窃、诈骗、职务侵占等方式获取不义之财,再以犯罪得来的赃款用于打赏主播的情况。在涉及刑事犯罪的案例中,除天津市滨海新区高某、李某职务侵占案中被打赏主播天天棋牌下载吴某主动退缴用于打赏的赃款18万元外,在多例法院判决书中,仅判决被告人退赔款项或对剩余赃款进行追缴,均未提到对打赏主播的款项应该如何处理。

在冯提莫签约的直播平台中,可通过充值“鱼翅”(平台虚拟货币)的方式,购买礼物进行打赏。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注册该平台后发现,该平台《充值服务协议牛牛游戏》规定,鱼翅是为用户提供的、用于进行相关消费的虚拟货币,可以自由兑换成虚拟礼物等各项产品或服务,属于在线交付的充值类商品,因其特殊属性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有关反悔权等约定。

可见,平台认为用户充值购买虚拟货币“鱼翅”,再用“鱼翅”购买打赏礼物的方式,是一种商品交易。但用户用购买的礼物打赏主播,又该如何定性呢?

北京天平(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京成认为,“打赏”可分两种:一是粉丝通过平台购买礼物,在观看直播时发给主播,然后主播参与分成;二是粉丝线下与女主播交往,直接支付金钱的行为。前者的法律性质是买卖关系,后者的法律性质是赠与关系。当打赏的来源不合法时,司法机关会依法追缴,但接受打赏的女主播们是否应予退还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被执行人将刑事裁判认定为赃款赃物的涉案财物用于清偿债务、转让或者设置其他权利负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追缴:(一)第三人明知是涉案财物而接受的;(二)第三人无偿或者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涉案财物的;(三)第三人通过非法债务清偿或者违法犯罪活动取得涉案财物的;(四)第三人通过其他恶意方式取得涉案财物的。第三人善意取得涉案财物的,执行程序中不予追缴。作为原所有人的被害人对该涉案财物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通过诉讼程序处理。

若认定为买卖关系,女主播对于打赏的资金来源并不清楚,没有审查义务,属于善意第三人,在提供合法的直播服务时取得了相应的劳动报酬,实际上只参与了平台分成,退还可能性不大。

若认定为赠与关系,也需要分情况讨论,如果王某只是与女主播们共同消费,一般不用退还。但若女主播们知道王某资金来源不正当,甚至鼓动他从单位挪用资金,在此情况下可能会依法退还,法院也会参与追缴,并且单位作为受害者,可以提起相应的民事诉讼行使自己的撤销权,来挽回损失。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在接我才是棋牌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打赏主播的钱与无偿取得是否性质相同有待研究,主播打赏有一定赠与性质,但又有一定表演观赏性质,在定性上可能还需要相关部门给出一个相应的解释来予以明确。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话:021-6602-4279

传真:021-6602-4279

邮箱:6221894846@qq.com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联杨路2211弄1号厂区